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风扫落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Gnome 之父Miguel de Icaza:我是怎样投奔Mac的  

2013-03-27 08:24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Gnome 之父Miguel de Icaza:我是怎样投奔Mac的 - 李昱的博客 - 李昱的博客

 

英文原文:How I ended up with Mac by Miguel de Icaza,翻译:Soimort

GNOME桌面环境的创始人Miguel de Icaza今天发了一篇博,首次向我们讲述他是如何从Linux桌面叛逃的、以及最终又是怎样成为一个忠实果粉的心路历程。

作为一个GNOME用户我表示我的三观被颠覆了。

现将翻译和原文一并贴上来。如下:

在读到Dave Winer的《为什么Windows输给了Mac》时,我注意到自己在Linux和Mac上的经历与他有许多平行之处。 所以在下面,我会借用Dave博文里的时间线来进行叙述。

我把自己人生中的多年光阴都投入在了Linux桌面上,这起初源自于个人的激情(Gnome项目)和曾经效力于两家Linux企业的经历(我自己创立的Ximian公司,然后是Novell)。在此期间,我曾坚定不移地以吃自家的狗粮为荣。我曾认为,不论是我自己还是我的团队,我们都应该去使用自己开发的软件,先于使用它们的用户之前找出存在的各种bug和错误。我们在这件事情上相当严格:无论从一个纯粹理想主义者的角度,在那个大力鼓吹“所有软件必将自由”理念的时代看来;亦或是从我自己那些安安稳稳为公司做生意的日子看来。我会经常性地严惩那些为了贪图一时方便、避开使用我们自己的Linux产品的团队成员。

当我在Novell工作时,我需要使用Mac电脑(为了在Mac OS上实现对Mono的支持),而让自己适应在Mac上进行常规工作花费了我好几年的时间。在大约2008年,去巴西的一次度假中,我决定旅途中只携带Mac笔记本,好让自己学会如何作为一个用户在Mac上生存,而不仅仅只是作为开发者。

明智地选择电子产品的结果是让那三周的旅行变得十分放松身心。机器能够毫无意外地挂起和唤醒,WiFi直接就能工作,音频设备也从来没闹过罢工。我度过了那愉悦的三周,既没有劳烦自己重新编译内核去调整这个那个,也不必纠结于显卡驱动程序,或是面对我的ThinkPad从前那些莫名其妙的、随机的CPU减速问题。

当我怀念起那套全方位的Linux工具链与用户级应用程序时,我才不需要怀念那些在Linux发行版下面追各种最新包的过程,或者去请求维护者去为我更新软件包什么的。Mac上面现成的二进制包都能顺手拈来。

从那以后,使用Mac就变成了我业余时间的一种乐趣。在遭遇Novell裁员之后,我把Mac笔记本归还给了Novell,于是自己只剩下了家中唯一的一台Linux桌面台式机。我去购买了一台Mac笔记本,每当我受到“重新回到完全使用Linux工作状态”类似的诱惑时,就会发现原来的那些自家狗粮驱动已经没法去用了。

说起Windows,Dave Winer写道:

对我来说,Linux作为一个平台的碎片化,名目繁多的互不兼容的发行版,和同一个发行版不同版本之间的互不兼容性,同样也是我个人意义上的三哩岛/切尔诺贝利。

不知不觉,在整个2012年间,我已经不再打开那台Linux台式机的显示器了。在2012年十月份,我搬家住进了一所新公寓,我甚至都懒得把那台机器摆出来接上电源线。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为止,我也未曾打开过它。

甚至在我自吃狗粮、大力鼓吹Linux的那些年代,每次我需要向一个新手推荐一台电脑时,我总是会推荐Mac。无论何时,每当我向朋友和家人馈赠电脑作为礼物时,我会一如既往地选择Mac。Linux,从未能跨越过通往桌面领域的天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